20171202-DSC_4448.jpg

小時候覺得媽媽對我嚴厲卻是開明的,我想要做的只要不是壞事她多半會同意,

但她會要我對自己開出的目標負責且不容我半途反悔退縮,小孩子哪懂那麼多,

只覺得媽媽是偏心哥的並不十分愛我,所以我是爸的女兒、哥是媽的兒子。

國中時認識一個大很多歲的男生,因住外縣市常書信往來,

媽媽是每一封信的首拆而可知的是我抗議無效,

然後朋友每封來信的開頭還得先跟媽媽寒暄問候並請媽媽務必要轉信給我......,現在家人聊到這都還覺得好笑。

記得我曾在信中跟朋友提到喜歡溜冰,他說也喜歡然後想送我溜冰鞋當生日禮物,

媽媽大概是看完信後立馬親自帶我去買了一雙店裡陳列架上最好的溜冰鞋,

並要我一定不可以隨意收別人的禮物,然後跟我說了很多話.....。

那時心裡暖暖的,覺得開始懂了一點媽媽的用心。

最愛的父親走後我把所有的愛轉移給媽媽,把爸爸的愛人照顧好是我感念他的方式,

現在我喜歡把媽媽當小孩所以她會嫌我嘮叨,我總會唸她叛逆和任性,時光倒流換我管她了。

20171202-DSC_4457.jpg

20171202-DSC_4462.jpg

20171202-DSC_4463.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e 的頭像
Jane

珍.藏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