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5-DSC_3971.jpg

 

近看的《然後呢》和《她其實沒那麼壞》都說到死亡,但一點都不灰暗,
人生是一步步走向死亡的,在已知的結果下應該為自己多做些點事,
義無反顧、勇往直前,人生落幕的一刻不要留下太多未完成的遺憾。
也許是自己做不到所以超喜歡哈莉葉近乎強迫症的勇敢,
與安有戚戚的〝缺乏信心閹割了野心〞的態度包裝與重生期望。
前公司的老闆和老闆娘是我人生的伯樂,
他們物盡其用的要我做我會的和我不會的,在我的強項會用最高規格審視,
當我說不會,他說妳試試沒關係,成敗都不在我儘管放手做;
老闆娘的強勢作風和另面柔性很像哈莉葉和布蘭達,當時我又愛又恨,
她常說我們有很多要一起完成的夢想;
多年後我漸漸發現這段歷程讓我發揮和發掘了已知和未知的能力,
雖然我們因為很多事必須終止緣分,但我始終很驕傲曾經在這公司任職,
而其實更多時候對那時初到花蓮的我更像是家的歸屬感。
20171115-DSC_3966.jpg
 
20171115-DSC_3972.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e 的頭像
Jane

珍.藏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